保健资讯

搜索:

当前位置:沈阳上门按摩 > 保健资讯 >

稀稀疏疏还留有几张父亲和母亲的单人照与合影

  走过山,走过水,走不过的永远是您释放不尽的深情。
 
  五月的风轻了,飘过窗棂,挥袖,把一串沙枣花香抛进来。然后,咯咯笑着又跑远了。
 
  坐在岁月的门楣,静眼看,时光已将五月研磨出红彤彤的光影,母亲的青丝却又多了些扎眼的渐白。
 
  我努力回想年少时自己纯真的模样,希冀母亲轻盈的风采一遍遍重归我深深浅浅的记忆。越想,却越捕捉不到母亲沿途走过后留下的踪迹。
 
  从前的相夹上,稀稀疏疏还留有几张父亲和母亲的单人照与合影,至今被父亲当做至宝。前几天我拿去翻拍,父亲再三叮嘱不能丢失,神情犹如孩童期待一份美食的焦灼,又像心爱的玩具借出时担忧被碰损的顾虑。
 
  父亲的俊朗自不必细说,母亲的淳美也不逊色。
 
  我一直想不明白,在那个天灾人祸张牙舞爪的年代,遍地都是砸锅炼铁的声音,地里的庄稼几乎青黄不接,而我年轻的还未长大的父母,是被怎样一方山水供养的如此阳光明媚。
 
  喜欢听父亲讲大海的故事,因为,海上的风浪陪着军舰上的父亲送走了他最风光的青春。此时,母亲正坐在宽大的沙发上读报纸,鼻梁上架着花镜的她会不时侧头看看我们,笑容在下午的阳光中透出油画一般柔和的静美。
 
  我常常为这样生动的画面感动着,却很少写与父母有关的文字。言爱,我怕我的笔墨太苍白;言恩,我怕我的字句太乏匮,所以,我开始学着搜罗父母从前所有的一切,小心翼翼的保存起来,包括他们一点一滴拼凑出的回忆。
 
  托人将青春逼人的父母的单人照制作成合影时,两人的光彩着实在我眼前一亮。只是两张相片当时冲印的材质不同,一眼就看出是由单人照合成,不足中略带些许遗憾,不过父亲和母亲倒十分满意。
 
  旧照的翻拍,唤回了母亲渐近流散的思忆。五月的风透过薄薄的纱窗吹进来,柔软的像是当年母亲细滑的十指。那一刻,母亲将双手轻轻放在照片上,心底的欢喜不言自明。只是,母亲双手的指关节明显粗大了许多,已经全然尽失多年前的丰润。
 
  望着沉静欢喜的母亲,我想,她的思绪此刻正在隔空穿引,将一段挽不回的年华再一次用丝丝密密的记忆拼接,然后,独自坐在时光的街角慢慢细品。
 
  心底忽然泛起湿漉漉的感觉,原来母亲的轻捷在一步步走来的路上,已经被沿途的沙砾磨蚀出遮不住的沧桑,而我却一直对这种日显的苍老视而不见,只倔强的认为,母亲就是我年少时记忆里最初的模样。
 
  轻轻擦掉眼角溢出的泪痕,伸出双手,敛一抹窗外娇柔的暖阳,和着淡淡的花香,装进薄薄的袖笼。于是,我柔软的身躯,如风,迎向海蓝的天空。天空下,满满的,都是母亲打捞不完的笑声。

上一篇:沈阳按摩女提示夏季天气炎热适当的补充水分有益健康

下一篇:瘦弱的身体令人怜惜的眼神瞬间揪疼了每个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