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资讯

搜索:

当前位置:沈阳上门按摩 > 保健资讯 >

瘦弱的身体令人怜惜的眼神瞬间揪疼了每个人的心

  几经周折,多多又被紫依姐找回来了。
 
  趴在紫依姐怀中,已经两天不吃不喝的多多像个刚刚被喂饱的婴儿,安静地、委屈地看看我,又看看紫依姐。此刻,我们才感觉到心中悬了几天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可多多眼中流露出来的惶恐依然让我们揪心,感叹中,只希望它早一天从辗转往返的阴影中走出来,回归从前的无忧与快乐。
 
  多多是一只被遗弃的宠物流浪狗,在遇见它之前,我们谁也不知道它在外面流浪了多久,吃了多少苦头。但我们却都知道,最初见到它时,谁都能肯定它应该是好多天饥不果腹了。当时,多多那蹒跚的步子,瘦弱的身体,令人怜惜的眼神瞬间揪疼了每个人的心。
 
  单位严格的管理制度约束着所有人的行为,门口醒目的字牌上来回滚动着一行耀眼的大红标语:进入厂区放弃个人一切自由。可是,不请自来的多多却让大家都忽略了这条律令的严肃性。
 
  时值隆冬,二三十个人几乎天天惦记着多多的吃喝。我们给它买火腿肠,买牛奶,买狗粮。只要小狗可以吃的,只要我们能想到的,大家都不遗余力偷偷摸摸从厂外往厂区带。
 
  我从小怕狗,除了隔几天买些火腿肠带给多多让师傅们喂它,自己却从不敢让多多靠近,也不敢亲近它。
 
  偏偏乖巧聪明的多多十分通人性,也许是见我时常给它带食物,就把我当成自己的半个主人了。只要我上班,远远地,就能见到多多站在门口摇晃着菊花一般的长尾巴,然后身子像跳舞一样扭来扭去。等我走近了,它就在我脚前脚后又蹦又跳,并伸直了前爪站立起来随着走几步,令人忍俊不禁,那模样实在讨人喜欢。
 
  紫依姐的单位与我们紧挨在一起,一次偶然的机会,紫依姐去找我,不期然遇见了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多多。那时我给它起的名字叫点点古丽,缘由是因为相邻的另一个单位的维吾尔族大叔说,这只小狗挺可爱的,就像我家的古丽一样招人喜欢。于是,点点古丽的大名成了我们三个单位几十个人之间公开的小秘密。
 
  而点点古丽与紫依姐的一面之缘却拉开了彼此难分难舍的情缘,从此,点点古丽的吃住成了紫依姐放不下的牵挂。
 
  因为单位在一起,自此,紫依姐不仅每天为点点古丽带食物,还时常抽时间到我们这里给它喂食,下班了又带它去澡堂给它洗澡。悉心的照顾在感动我们的同时,也让点点古丽认定了这个如此心疼它的新主人,它在紫依姐前撒欢、讨乖,貌似只为得到紫依姐的娇宠。其实,这是一种看不见的情缘,随着时间的积淀,在蓄积,在膨胀。
 
  渐渐地,只要紫依姐在,点点古丽便抛下我,却不离紫依姐左右,而紫依姐也被我们笑称为古丽它妈。
 
  随着气温转暖,春天不知不觉来临了,此时,点点古丽的去留便成了摆在众人面前最严峻的问题。
 
  隆冬时节,因为天气寒冷,办公室的门是紧关的。虽然偶尔有相关单位工作人员前来协商工作问题,但事前我们就告诉点点古丽有人要来,让它躲到仪表间去。聪明的它总是温顺的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来人离开,它才会摇晃着长长的尾巴跑出来。你说,它的善解人意怎能不招人喜爱?
 
  可是,天暖了,门不能再像冬天一样关的那么严实。围绕着伶俐可爱的点点古丽,大家在逗弄它的同时,都异口同声说再让它待下去不是长久之计,要想办法给它找个合适的人家才行,毕竟这是生产厂区,来来往往的外单位人员也多,一旦传到上级机关部门,对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大家纷纷开始打听喜欢养狗的人家,可问来问去一直没有打听到合适的。
 
  这时,紫依姐知道点点古丽已经成了我们的一个难题,而长期的接触,可以说她和点点古丽的情感堪比我们任何人都要深。
 
  她决定自己收养这只可爱的小狗。于是,点点古丽简短的流浪生涯开始了。
 
  紫依姐初次将点点古丽带回家时,点点古丽的兴奋便显而易见。紫依姐告诉我说,一进门,它就像知道自己回家了一样,东瞅瞅,西看看,似乎要把家里所有的物件都牢牢记下一般,却把之前家里养的小白猫吓的躲进厨房的餐桌下叫个不停,让人面对这两只虎视眈眈的小东西有点束手无策。
 
  小白猫的惊恐也让家里人心疼,他们都劝紫依姐暂且打消自己收养点点古丽的念头。权衡之下,第二天,紫依姐恋恋不舍将狂喜回家的点点古丽又送回了单位,并一再叮嘱我们要善待它。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倒也没有让点点古丽难过,每天它依然像以前一样跟我们亲近、逗乐,惹大家捧腹。但大家心里都明白,离开,是它必然的出路和结果。
 
  紫依姐对点点古丽的照顾较以前更加精心了,她给点点古丽带来的食物也越发精细。每次见到紫依姐,点点古丽都会用前爪搭在紫依姐身上,安静地望着紫依姐,而紫依姐就像哄小孩一样耐心地跟它说着话。不知道点点古丽能不能听懂紫依姐的话,但从它那专注的神情看,我们都说它懂。
 
  不久,有师傅打听到有人要收养小狗,听到消息我们都十分不舍,但很开心。因为,毕竟点点古丽可以有一个像模像样的家了。
 
  最不舍的是紫依姐,她听说点点古丽即将被送走时,也随着收养人一起来到单位。紫依姐抱起点点古丽,一边摸着它顺滑的毛,一边说,从今以后你就有新主人了,一定要好好听话哦。抬头,仿佛见到她眼中泛起点点泪光。
 
  彼时场景令周围的人有想哭的冲动。
 
  我们都知道紫依姐深爱这只玲珑剔透的小狗,也知道她为这只小狗多舛的命运担忧,但没想到,真正要将点点古丽送走了,她竟是如此眷恋不舍。
 
  第二天,我上班时接到紫依姐的电话。
 
  她说,我把点点古丽又抱回来了,一会儿再送回去。
 
  我愕然。
 
  原来,收养点点古丽的人家在农村,他们要去只为了像看家狗一样拴在院子里图个安逸。很奇怪,既然是想拴在院子里,那便是为了看家护院,却为什么要一只宠物狗来替代土狗的职能。
 
  一直关注点点古丽的紫依姐不能容忍这种极端不负责的漠然,她随后赶去抱回了点点古丽,可家里的情况又不容许她给后来者点点古丽充裕的空间,无奈之下,漂泊在养与不养路上的点点古丽只好再一次被送回也已经无法继续生活的地方。
 
  紫依姐内疚地说,我一定会在短时间内给点点古丽找个好的去处,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由我来养,但我真的需要时间考虑。
 
  放下点点古丽,看得出紫依姐心里很难过。
 
  离开单位时,点点古丽一直站在门口望着紫依姐走远的身影消失,然后,它落寞地走到我跟前,安静地趴在我的脚前。不管大家怎样叫它,拿食物逗它,它也只是抬起头看看,又趴下,全然没有了平时的欢腾。
 
  这一次,我心里有酸酸的感觉。
 
  前几天,崔段说现在岗检检查的严,点点古丽不能再留了,这几天必须想办法送走,实在不行就抱远点丢了吧。又说,周六值班,到时就弄走。
 
  闻听之下,我心里特别难过。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丝念头,干脆自己抱回家算了。可又一想,自己并不像紫依姐那样有足够的耐心,既然付不起这个责任,就不能仅凭一时头脑发热事后又后悔,到那时,将置点点古丽于何处!念头一闪即逝,我不敢再想,也不能再往下想。
 
  茫然中,拿起电话拨给紫依姐。电话里,紫依姐的声音也特别萧落。
 
  星期五,中午正在吃饭,紫依姐的电话又来了。她说已经从单位把点点古丽带回家,不过在买狗粮时,听店里的老板娘说公安局有专人负责正在搜寻流浪狗,届时统一送到市里的动物救助站。
 
  紫依姐一心想给点点古丽找个稳妥的地方,听老板娘这一说仿佛有正中下怀的踏实感。电话咨询确定后,她急忙带上点点古丽赶到公安局,恋恋不舍将点点古丽交给负责的警官后,紫依姐终于从这种纠结的情感中解脱出来,回家的路上脚步也仿佛轻松了不少。
 
  只是周六一早,我家的电话又响了。
 
  此时,是紫依姐极度消沉的声音,听那声音,像来自遥远的荒域,空荡中透着明显的焦虑、不安和失落。

上一篇:稀稀疏疏还留有几张父亲和母亲的单人照与合影

下一篇:秋季早睡对于人体保健是有好处的符合“养收之道”的